靜思精舍 佛心師志

為佛教 為眾生


因緣不可思議,感恩上印下順導師為我舉行簡單的皈依儀式,授以言簡意賅的「為佛教、為眾生」六字,終入戒場而圓滿受戒。

「為佛教」是內修,「為眾生」則要挑起如來家業,走入人群救度眾生。所以我認為,既然我有殊勝因緣走入佛門,成為佛教界中名譽很清高的上印下順導師的弟子,師父囑咐我「為佛教,為眾生」,我就要以此立志,終身奉行。師父的道德與學問廣受崇敬,既能皈依師父門下,就要好好地修行,不能使其蒙羞,更要積極踐履佛教精神。

「靜思法脈」不是現在才開始,「慈濟宗門」也不是現在才說。自我在皈依時,從師父得到「為佛教,為眾生」這六個字的那一剎那間,就深植在我的心中,直到現在。

教富 濟貧


靜思法脈「為佛教」,是智慧;慈濟宗門「為眾生」,是大愛。我的師父囑咐我「為佛教,為眾生」,我則告訴慈濟人「以佛心為己心,以師志為己志」,一脈相傳。希望立體琉璃同心圓如水漣一般,一滴入水,圈圈擴散,漸至全球,達成佛法生活化,菩薩人間化。

佛陀來人間為的就是教化眾生,眾生有心靈空虛需要救度者,亦有物質欠缺需要救濟者;以佛法來啟發富有者的愛心是「教富」,帶動富有者去幫助貧困者是「濟貧」。教富濟貧志業不是個人力量能成,希望能號召天下人承擔天下事。

時代在變,空間也在變,儘管有形的環境時刻在變異之中,但期盼大家跟隨著我走入慈濟宗門,這分荷負如來家業、永傳慈濟法脈之修行心志,要貫徹到底,要真誠如一。不論時間有多長,不論路途有多遠,不論遇到何種境界,這分心志與初衷,必定要堅定不移。

本篇內容節錄自《證嚴上人思想體系探究叢書》之〈上人口述思想歷程〉

閱讀全文: 靜思精舍 佛心師志

靜思精舍 靜思家風

自力更生 淨如琉璃


慈濟的精神理念,自創始就立足在靜思精舍,在這個道場中,常住眾自力更生維持生活,清如琉璃,更要在克難中努力多做嬰兒鞋等等手工,俾有餘力以布施救濟。

我之出家因緣過程坎坷,從在小木屋棲身到在精舍安住,修行之心始終沒有變。精舍早期以多種手工維持生活,不論是車嬰兒鞋、縫手套或做紙尿布,我皆親身與大家共同投入工作。而今,因為慈濟志業諸事繁忙,時間不允許我如往昔與大家共作息,但我依然顧守好自己清淨的心,從無做出逾越出家人本分之事;即使在外行腳,我也是遵循出家人的本分,懷抱著對慈濟人的感恩心與回報心,赴全臺各慈濟會所與大家會面。

所以說,從小木屋到現在,無論時空如何變異,無論遇到何種境界,我總是將自己的心守護好、約束好,從不曾隨時日或境界而有所變化,這是我自己今生足堪安慰之事。天地寬闊任我遨遊,我的心可擴散出去關懷天下苦難蒼生,又能很快收攝回來在自己的本分;我總是以感恩心應對人事,對於任何加諸於我的讚歎,我從不敢居功亦不貪求虛幻之名,就只是很認真地守在自己的本分上。

一本初衷 無私大愛


早期跟隨著我修行的弟子,在我尚未做慈濟之前,他們就來了,有的人還曾陪伴我去結夏安居;而因為精舍是自力更生,才三、四人就得做三甲多耕地;草創慈濟以後,《慈濟》月刊文稿要自己拿筆寫,所收的功德款帳目也要記得滴水不漏......一路過來,回首來時路,生活上實在經歷許多困難。

日子一天天過去,歲數年年增加,體力隨著年月漸漸消退,人生一世,時日有盡、路途有終,一切都在變異之中,但有一項是地老天荒永不改易者──心,任憑生生世世、來來去去,修行人之心要永遠守住清淨無染的本性。

靜思法脈從靜思精舍起源,精舍的修行道場向來「自力更生」,不但不接受供養,亦為慈濟人的家,每位慈濟人回到家時,精舍亦理所當然,秉持一貫的自力更生精神,負擔眾人的起居飲食,這就是一分清澈無私如琉璃的大愛。淨如琉璃的靜思法脈從心靈的中心起始,要普遍全球,所有的慈濟人也要具有同樣的清澈、無私大愛。

本篇內容節錄自:《證嚴上人思想體系探究叢書【第一輯】》之《上人口述思想歷程》

閱讀全文: 靜思精舍 靜思家風

難行能行師公路

我們要走師公走的路

小小產業道路是慈濟人回家的靜謐之路

「跑!跑!跑!向前跑!」精舍路跑是每年師公路上的一大盛事。花蓮慈濟醫院或慈濟大學等志業體每年都會舉辦健行走回精舍的紀念活動,漸漸地演變至今成為最具傳統意義的路跑,每年此時總是會在鄉村小路上成就浩浩湯湯的隊伍,於清晨之中,或跑或走的沿著師公路跑回精舍,而在太陽緩緩升起之際,回到了慈濟人的家。

「師公路」這名稱,是慈濟大學的孩子們取的。早在 1995 年,有一次上人跟他們說:「我每次出門,都走這條小路。因為這條路,周圍的風景很美,也很寧靜。」之後,慈大的孩子們每次要回來精舍,都說:「我們要走師公走的那條路。」於是「 師公路」變成孩子們的共同語言。久而久之,這條鮮為人知,僅有生硬數字編號的產業道路,便有了一個屬於他與慈濟人之間特有的暱稱。

每天開車上班駛過「師公路」,雖然行過匆匆,但偶爾會有「路跑、慈濟、精舍、回家」這些印象一閃而過,想來這就是師公路給我的印象。而土地若有靈,應該也歡喜承載了如此與眾不同的情感吧。

學校的孩子們,精神奕奕地跑在自然風光裡,是多數都市孩童少有的經驗。
從師公路跑回精舍後,身體累了,肚子也餓了,精舍師父有準備點心營養補給喔。

冉冉前進時 想到什麼

在無垠又不斷前進的時間裡,
容易讓人不知不覺迷失在分秒浩海裡

很多營隊中都會有這樣的經驗,在清晨三點天色未明,學員集合成浩蕩長的隊伍,就從靜思堂起步走向精舍,天上星星閃亮,微風清涼,寂靜的四周讓步伐與地搓出的聲響更為清晰。

上人曾問從師公路走來的學員們的心境:「不知道你們在走有沒有看到星星?而且一步一步向前走,從黑夜慢慢地天亮了,不知道各位有沒有人很用心去感覺,這種從黑暗到了黎明的境界?我相信注意它的並不很多人,所以人世間時時都是不覺不知…。」

營隊在暗夜出發,於破曉回到精舍,在師公路上體驗這黑暗到黎明一瞬間的境界。[攝影:林瀧誌]

暗夜走出光明路

看見自己的影子是因為背對太陽,
只要方向對了,就有光明的人生

步行的隊伍,走在這樣寧靜的道路上,沒有人車吵雜,很容易就不知不覺就從黑暗走到天亮。上人接著勉示,「也許我們過去的人生,也是一片黑暗的境界,只有抬頭才能看到星星,甚至黑雲密布時,連星星也看不到。但是,相信只要你們向前精進,天終會亮的。」

就猶如走在菩薩道上,也是如此,從凡夫地,就是天未亮之前,在黑暗中起步,只要道路方向正確,一步一步向前邁進,即使是走路,慢慢地走,一步一步,方向不要偏差,同樣也會走到目的地,走向光明,且內心的歡喜亦是無法言喻的。而今走在平坦的師公路上,令人不免想起那三、四十年前,身形清瘦的 上人往返走在碎石子路上的顛簸,每一次踏下去的步伐的艱苦,雖然難行,但仍往前邁進、不畏風雨的身影。

營隊在暗夜出發,於破曉回到精舍,在師公路上體驗這黑暗到黎明一瞬間的境界。[攝影:林瀧誌]

小小田園

蘊含天地運行之理

天人關係和諧相處,靜謐祥和在眼前

路上沿途田園風景,隨著四季循環不息,榮枯之美不斷交替。

上人和這小路的緣份開始於建蓋花蓮慈濟醫院之初,那是每天要來回精舍與醫院的道路,而 上人一走就這樣走了將近四十年,不是黃昏回程,就是一大清早出發到醫院,幾乎每天都在走這條路,就連現在 上人還是很喜歡走這條路,因為周圍的風景確實很美。

「冬天,看到稻子收割了,留下稻梗,還有休耕的稻田。春天一到,可以看到農夫開始犁田。牛犁田時,那一種安詳的境界,無形中就讓人自然生起感恩心來。看到農夫拿著犁在翻土,前面有牛在拖。每一次從那裡經過時,從內心就會感覺到那一分天地之間的靈氣,會想到有生命的人與牛,在那裡耕耘土地。過了幾天,土翻好了,放水之後,開始整平,再過一兩天,就看到秧苗已經插下去了;土地經過一番耕耘以後,加上排列整齊的秧苗,就開始看到土地的生機。

土地上的生機勃勃,就感覺到大地萬物不都是充滿靈氣嗎?能夠看到這種靈氣生機,真的是很感恩。不只是感恩農夫的耕耘,更要感恩那條牛拉著犁,感恩這片大地。有土地、有水,還有陽光、雨水等等,很多因緣和合的種子,所以生生不息。那時候我常走這條路,心裡總是充滿感恩。」上人所見而生的天地與人的關係是如此的和諧。

上人還提到,「一直到最近這幾年來,聽到的已變成耕耘機的聲音。感覺世間在變,生活方式也在變,那分祥和的氣氛,慢慢地淡化,天地萬物的靈氣也漸漸被人遺忘了。但是我還是喜歡走這條路,不論是人與牛耕耘,或是機器耕耘,總是比走大馬路更寧靜。」

或許緣於這樣的心情,上人雖住花蓮,卻幾十年沒有踏進過花蓮市區,由此可見,上人對這條小路的深厚感情,實在不可言喻。

靜思 安靜的力量

靜下心思,看見自己,才能傳遞人文真善美

以往簡樸的農業時代,工作與生活易於調和,但進入工業時代後,生活品質逐漸被忽視,人的心靈不知不覺地沾染塵垢,在現今的生活環境中,每人都需要沈澱,心若安靜,也就比較容易看清楚外面的世界,看清楚事情的變化,便能泰然以對。 因此,有空回來精舍可以體驗走走這條讓心靈靜思的「師公路」,除了健身,亦能感受到 上人一路走來的辛勞與心血。而在緬懷之餘,我們亦感恩 上人帶領前人的種樹,讓後人得以乘涼。 我們也期許每一顆顆菩薩種子從自己內心萌發而茁壯,開展無量無數的愛,發揮良能,再接再厲的用愛去陪伴未來的希望種子,就像農夫用心播種良善種子、耕耘福田的精神,照顧好每一顆種子。
內容來源:《靜思人文》林聖玉師姊撰文。

閱讀全文: 難行能行師公路

靜思精舍

  • 佛法生活化

    為佛教、為眾生

    佛陀為「一大事因緣」來人間,這一大事因緣,就是「開、示、悟、入」佛之知見;為人們開示,期待人人都能開啟清淨覺悟的智慧。

    相關閱讀

  • 靜思法脈

    靜思法脈勤行道

    「靜思法脈」,是於勤行中修習靜定法,不斷地在為人群付出中去淨化自心。靜思法脈就是要勤,從「內修誠正信實,外行慈悲喜捨」,回歸心靈靜寂清澄的境界。不只要自修自利、獨善其身,還要利及他人、兼善天下。

    相關閱讀

  • 慈濟宗門

    慈濟宗門人間路

    「慈濟宗門」,是走入人群,去知苦、惜福、造福。以六度萬行,入人群不被眾生煩惱所染,不只不染,還以淤泥為養料清淨自心;不只清淨自心,還要轉眾生的煩惱為清淨,如蓮花清淨汙泥,也淨化自身。

    相關閱讀

  • 《慈濟小行星》
    浩瀚的天空,有顆慈濟小行星,在無垠的宇宙,繞著太陽系運行,用慈悲的眼,俯視著地球蒼生...

    相關閱讀

認識靜思精舍

靜思精舍是慈濟精神的搖籃,常住二眾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從小細節見大智慧,恆與與天地共生息。「晨鐘暮鼓,悠傳衲子家風;靜思精舍,結來法華因緣。」證嚴上人常期勉精舍的常住師父們,涵養宗教情操、守住清淨心,進而帶動全球慈濟人力行「佛法生活化,菩薩人間化」之志業,使慈濟法脈源遠流長。

靜思精舍與慈濟世界

靜思是證嚴上人現出家相前自取的名字;「精舍」則是修行人清修的道場。靜思精舍,是慈濟功德會的發祥地,慈濟人稱之為「心靈故鄉」,也是慈濟世界的源頭活水。

精舍也是常住眾們修行的道場,秉持「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儉樸踏實依律生活,節用資源,愛惜物命,樽擳開支以為慈善濟施。這種「自力更生」的精神,如蓮花連蒂並生,開展至全球的慈濟人皆奉為圭臬。

1966 年,證嚴上人帶領弟子胼手胝足開創慈濟,1968 年啟建精舍。這座位於巍峨中央山脈下、前臨浩瀚太平洋的菩薩道場,周圍平疇綠野、田園風光,烘托出靜謐安詳的氣息。

自始弟子們奉守「自力更生」的清規耕讀苦修,更謹遵印順長老「為佛教、為眾生」的慈悲精神廣行善道,以建立安樂祥和的社會,締造清新潔淨的人間淨土為努力目標。

心清淨 行和敬

外同他善,稱為「和」;
內自謙卑,稱為「敬」;
菩薩與物共事,
外則同物行善,內則常自謙卑,
故稱「和敬」。


自古以來,僧團皆以「六和敬」為共住守則。上人對精舍常住眾開示,強調靜思弟子要「靜寂清澄」,回歸清淨而單純的心地,以「六和敬」彼此合心。

「合心也是核心 - 『核』是種子所含深刻、奧妙的基因,雖微如毫芒,卻能放諸天下、亦能收攝天下;是奧妙的心靈世界。」

靜思精舍修行者除了出家眾,也有方便走入人群的「清修士」,上人致勉皆須內修品德,以「淨如琉璃」之心自愛愛人,建立人品典範。秉持「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自力更生精神,精舍常住眾投入農、工、筆耕等各項作務。

上人表示:「慧命從付出中增長,故要分秒不空過,不只是把握當下,還要恆持剎那,真心奉獻而無休。」

「六和」為:
一、戒和同修;二、見和同解;
三、身和同住;四、利和同均;
五、口和無諍;六、意和同悅。

《静思晨語》修六和敬 得自在力

於一切法 得勇健想

人跟土地之間的關係是共生的,
人與一滴水、一棵樹、一陣清風的感情是融合的;
人對大自然永存一分感恩之心,
天地之間的萬物是共生共成長的!

人跟土地之間的關係是共生的,
人與一滴水、一棵樹、
一陣清風的感情是融合的;
人對大自然永存一分感恩之心,
天地之間的萬物是共生共成長的!


精舍的菜園不噴灑農藥,以天然養分滋養菜苗。例如:堆肥就是最好的有機肥料;而豌豆苗的莖葉可食,摘取掉的根可回歸大地,營養農作物。

每天揀菜剩餘的果皮菜葉經「發酵機」處理後,可製成有機肥再供給土壤營養;資源取之於大地,亦回歸於大地,並以珍惜自然資源、淨化土地為出發點,力行資源分類。

清涼風 微微送

靜思精舍是慈濟精神的搖籃,
常住二眾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從小細節見大智慧,
恆與與天地共生息。


除了電腦器材等相關儀器,必須靠冷氣來維持一定室溫;在精舍,若天氣實在悶熱,也僅是開電風扇,來驅走褥暑。

而空間的多功能運用,則可減少家具的添置和空間的浪費,如電視架又可作為儲藏箱,床下、櫃子有儲物箱的設計等等。

精舍大大小小的木製品大多出自木工專長的老志工之手,舉凡齋堂的餐桌、上人書房的書架、寮房的衣櫥、辦公室同仁的抽屜、小櫃子…甚至附近小學丟棄的椅子,經過他修補上漆後,也一張張如復活般地恢復良能,還可以接受客製喔!

各組辦公室所用的紙多採用再生紙,可減少許多樹木被砍伐製紙的命運。

辦公紙張、影印紙皆需正反面使用。

文書用具以可多次重複使用為原則,例如:多用迴紋針少用訂書機。

外寄郵件,必須用新信封較為禮貌,否則信封必用到破損方才捨棄。

巧心構思瓶瓶罐罐還可做什麼?

在小徑轉折處、窗台上、辦公桌一隅,翠綠盎然的嫣姿綽影也就隨處可見。小處大用心,生活智慧如涓滴,匯聚清流繞全球。

如壯力士 能擔能持

精舍早期煮食用的柴火,撿拾自山中的木塊、木材行的廢料、油行的花生殼、米店的糟糠等;近年來,除來自廢紙場、木材行的廢料、建築工地的舊板模,還有環保志工回收的廢棄木箱等原本要被丟棄的「垃圾」。

老祖先的智慧將每樣植物的特性、功用發揮到極致,則是精舍的環保信條。譬如:柚子皮除了堆肥,曬乾後還可當蚊香用,多奇妙啊!

體貼大地的心─落實「惜福愛物」的觀念,碗中的一粒米、一葉菜、一滴油自然不可浪費!

用餐完畢,倒些熱水於盤中,輕夾一片菜葉將盤子抹淨,再倒入碗中溫溫喝下;這舉動除有分不忍油漬污染大地之母的體貼,亦方便洗碗的人。

荷無上菩提重擔

人跟土地之間的關係是共生的,
人與一滴水、一棵樹、一陣清風的感情是融合的;
人對大自然永存一分感恩之心,
天地之間的萬物是共生共成長的!

人跟土地之間的關係是共生的,
人與一滴水、一棵樹、
一陣清風的感情是融合的;
人對大自然永存一分感恩之心,
天地之間的萬物是共生共成長的!


隨著踩踏的節奏,老舊的縫紉機孜孜地運轉著,常住眾們身著的粗布衲衣全來自衣坊菩薩們的巧手慧心。他們運用多年的經驗,不需打紙版即可裁剪出合身的布片;回收的布料經由他們手中,展現出的是一件件大方實用的衣衫。

而選擇污染較少的肥皂洗衣服,可降低化學品的使用率;人人用手洗衣服,少用脫水機,直接在陽光下晾乾,既可消毒又節省能源。

閱讀全文: 靜思精舍

成就幸福味道的力量

全球慈濟人的灶房

用「心」烹煮的菜餚,
是我們對精舍飯菜的定義與記憶

有時候我們喜歡的菜餚並不是因為食物作法精緻、華麗口味的關係,反倒是因為想要回味一種熟悉的味道或是思念,我們想念的不是食物本身,想念的是那食物背後所蘊藏的心情與回憶。

記得每次回到精舍,師父們總是不時叮嚀著大家留下來用餐,那就像母親深怕孩子餓著的關懷心情,讓人感覺回到精舍用餐是一件倍感溫馨且自在的事情。

尤其靜思精舍是全球慈濟人的心靈故鄉,每到除夕前,大寮師父總是精心準備了許多年菜,還親自製作吉祥發糕與年糕,為的就是要迎接從全球各地歸來的家人,讓每位回來圍爐的家人都能感受到靜思精舍濃濃的傳統年味與家鄉味。

每天要如何按部就班的準備大量的食材,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供養大眾也修己心

繁瑣的鍋碗事,
磨練師父的智慧與互助的修行本分

曾經在大寮幫忙過的志工,一定看過大寮門邊的小白板,每天都會掛著一張紙,那是知客師父用來告知大寮每日確定的用餐桌數。

於是大寮的執事師父就開始接手準備,像是典座師父就要知道冰箱有什麼蔬果素料、開菜單時要注意食材的搭配,而且最好是前一天就要備好料,然後一個推車放齊一道菜所需的食材及配料,方便炒煮時迅速下鍋不遺漏,而飯頭師父則依據桌數推估大鍋飯份量,然後只要時間一到,行堂組的師父就會很有默契的陸續出現在大寮裡,有的負責添飯入鍋上架,有的熟練地分菜上架,過程中沒有一絲混亂,相反地卻很沉穩的應付各種狀況,這就是精舍的師父們,無論做什麼事情都井然有序,持著盡本分事的一念心做就對了,靜思家風精神表露無遺啊!

十分欽佩大寮執事師父們,因為別人修行時,他們要忙備料做飯菜;大眾吃飯時,師父們要在旁機動供應補充;在這樣火裡來水裡去、脾氣容易感到煩躁的環境中,還要讓自己安住身心,真的是一種磨練。

所以在大寮磨練,是培養耐性、修身養性最好的一個地方。

用心的幸福滋味

珍惜食材、搭配潔淨與營養的元素,
令人感恩在心

萬物有萬法,面對鍋碗瓢盆的境界也能開出朵朵清淨心蓮。大寮班長將其累積多年的經驗,每天一點一滴的利用空檔,將經驗分享做成簡單的「大寮 SOP」,一開始的用意是使學習者方便入門,卻也因此讓經驗匯聚成智慧海,繼續綿延傳承下去。

如此,學習者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了解食材收貨入冰庫有四種分類,更要清楚食材入庫的時間來決定使用的優先順序;像筍、馬鈴薯、牛蒡、蓮藕之類的切好記得要泡水;一般切菜的長度要大約一吋長,這樣方便夾食與入口;還有綠色蔬菜及長豆等,煮好需要馬上分菜或是散熱,以免悶黑了;清洗蔬菜需過三關水盆,如果第三關水盆仍有許多雜質與小細砂,就得再加一關!

一般人在家或許都做不了那麼細膩的工序,而精舍大寮的每一位師父是這樣的以一顆「照顧家人的心」來供養大眾!

懷念精舍家的味道

精舍提供健康糧食補給外,
亦是慈濟人心靈的依止

從大寮執事師父間的工作分配與和合互協上,我們看見了「規律有序」;從食材處理上的細心拿捏中,我們感受到了師父們的「慈悲柔腸」,這就是靜思精舍特有的人文飲食文化,也是成就幸福味道的力量。

精舍雖然是一個清淨、有道氣的修行道場,卻始終用關懷家人的心情來照顧大眾,對於全球慈濟人而言,無論身處多遙遠的地方,時間一到,猶如紛紛歸巢的燕子,懷著回家的心情歸來。

身為弟子的我們其實思念的、惦記的就是這個濃濃的家的味道。

內容來源:《靜思人文》林聖玉師姊撰稿。

閱讀全文: 成就幸福味道的力量

薑黃苗

為心 為薑黃 尋找最初的清淨

炎炎夏日,中午用完餐時,
遇見了幾位學姐們,歡喜的在談天,
原來,在這難得的休假日,下午有任務了!
在大家大力邀約下,當然要好好把握這特別的因緣,
為這次精舍志工的假期,畫下精彩的一筆!


抵達田邊,一人一鐮刀、一板凳,仔細聽著師父的叮嚀,
原來,我們今天的任務,
就是要在這雜草堆中,
找出一株株被淹沒的寶貴「薑黃苗」,
然後小心,不要失手將薑黃苗連同雜草一起砍下去,
因為薑黃從種植到可以採收,需要至少兩年的時間,
所以一株株薑黃苗,都是如此得來不易。



出坡的當中也發生了有趣的小插曲─
一開始,因為想要在漫無邊際的雜草堆中,
能夠不失手的開出一條屬於薑黃的路。(因為基本上種植方式都是一排一排的),
所以小心翼翼的坐在小椅子上,慢慢的砍,龜速的砍......。
直到被師父看到,笑笑的說:
「照這個一次砍兩、三枝草的速度,可能天黑了都完成不了啊...」



就此一句話,馬上卯起來,彎著腰站著除草,
不到多少光影,回頭一看,已迅速見成效,頓時覺得很有成就感,
此時,師父再次笑笑的說:「呵呵,人啊,果然還是需要受點刺激的!」
哈哈,沒錯,人果然是需要激勵的,潛力可以無窮哪!
一個下午下來,
難得出坡的現代年輕人,免不了一些身體上的痠痛。
但當夜晚看著星空,想想一天下來的收穫,
心卻是很法喜、很滿足的。

真的,當彌足珍貴的事物被雜亂的思緒覆蓋時,
就須更加專注的在雜亂中尋找,
小心翼翼的斬草除根,
還給它,原本的清淨!



薑黃如此,
心,更是如此。
晚安,帶著滿滿回憶,我想,能夠一夜好眠的!


內容來源:慈青學長黃語涵撰文

行願半世紀

一日不作 一日不食

一九六五・八


一位年少的女孩,跟在母親身邊。母親正與幾位朋友相約去寺廟拜拜,其中一位說不去,因為當天沒帶錢,不能添香油,不敢去。

聽到這對話,女孩感到十分不解:「寺廟,一定要人捐錢添香油嗎?沒錢的人,就不能親近佛教嗎?」 單純的疑問,在少小的心靈裏,是一種力量。

猶如種子冒芽見天光,在女孩接觸佛教後,意識到社會大大誤解了佛教和出家人!漸受法義薰陶的內心,暗自發願:有朝一日出家了,一定要自力更生維持生活,不接受供養。

一九六三年,女孩二十六歲,得因緣皈依於印順導師座下,成為日後廣為世人所知的證嚴法師。

▲【回眸來時路】小木屋清修
▲【回眸來時路】借宿到起家
▲【回眸來時路】靜思家風

一屋一田 克勤克儉


一九六五年,二十八歲的證嚴法師,帶著三位弟子借住花蓮普明寺側屋。 孤鳥借巢而居,粗簡的木板房子,夏熱蚊子多,冬天冷風穿窗刺骨,撿碎布縫成的被子,根本蓋不暖。一日三餐靠自己種菜,青黃不接時,就採過貓、刺杏仔、山茼萵等野菜佐食,境況之窘困,只差沒去海邊撿泡過海水「有鹹味的石頭」來配飯。

清貧歲月,身無長物,普明寺後的旱地成為生活寄望。初試耕作,毫無農事經驗的大弟子德慈,為了翻整那片荒蕪已久的貧瘠硬土,吃足了苦頭。推駛犁具,完全生澀,老牛又欺生硬是不肯走。證嚴法師於是向人討來一大綑甘蔗尾,抱著走在老牛前面。老牛受甘蔗尾吸引,終於才一點一點前進,拉動犁耙耕地。

村子裏的阿兩伯,看到這師徒倆別樹一幟的耕田風格,笑問:「師父,你們在玩遊戲嗎?」於是義氣相助,「我來幫你們犁!」

旱地收成不敷所需,證嚴法師的俗家母親看在眼裏,心想:「孩子要自力更生,我就給他一個維生的來源。」因此買下九分水田,讓師徒依靠度日。

所有農事比如割稻、打穀、晒穀、拔花生,證嚴法師都親身參與。即使在一九六六年慈濟功德會成立後,白天要為會員解惑開示,或者早出訪查貧戶、晚歸處理會務,但凡遇到農忙,依然捲起袖子分擔農事。

證嚴法師雖體弱多病但毅力驚人,每次收割稻子,他總是頭戴斗笠,臉上圍著面巾,露出的雙眼清澈明亮,一邊腳踏打穀機,一邊手摔稻穗,動作明快俐落。

一雙嬰兒鞋 力量起飛

每人每天多做一雙嬰兒鞋,三十位家庭主婦每人日存五毛錢,慈善工作微小地開始了

看天吃飯的農事,難以維持基本溫飽,師徒為了另覓生計,各種手工副業不曾停息,糊水泥袋、做嬰兒鞋……

在慈濟功德會成立前兩個月,嬰兒鞋開始成為生計主力。鞋底、鞋面的縫製,每人各司其職,證嚴法師專責最難的部分─鞋底周圍滾邊。他拿起針來沉著定靜又快速,一人抵得過所有人的製程,成品也最為漂亮。

行情本是三塊半的嬰兒鞋,花蓮商家感於出家人不受供養、自力更生,因此以四元的好價錢收購。一雙四元,師徒六人每人每天縫一雙,一天就有二十四元收入。如此一針一線,勉強維持了生活,也織就了慈濟功德會誕生前的契機。

而在功德會成立後,為了濟貧救苦,師徒六人每人每天必須多做一雙嬰兒鞋,以此為基礎,加上號召三十位家庭主婦每人日存五毛錢,慈善工作就從這每月的一千一百七十元,微小但深刻地開始了……

從嬰兒鞋到靜思書軒

靜思精舍數十種工作,維持生活的同時,更從作務中修行。至今五十年來,堅守自力更生的志願。

自力更生,是一條堅韌的長線,貫串著衣食用度、信念思惟;貫串著「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百丈清規;貫串著證嚴法師出家前的初衷、慈濟功德會成立後的堅持;貫串著至今五十年來,綿延久遠的「靜思家風」。

為了堅持自力更生,從最早師徒六人借住木屋,到現今的靜思精舍,前後嘗試了數十種工作,維持生活的同時,更從作務中修行。

證嚴法師感恩母親買田以供耕作、買地蓋精舍,「是母親給了我助緣,我才能堅守自力更生的志願。」 農事之外,手工副業迭經波折。物資波動買不到棉紗織手套時,開始木板雕刻(梅、竹與八景),後因日本斷交,木雕供應鏈也斷了。自此,成衣加工、棉被周圍鉤卡司米龍繡線、花蓮美美布莊的女裝大衣車縫,接連在精舍出現。

遇到經濟不景氣時,也曾撿碎布縫成布套,供鐵工廠抽鐵防熱用。為了突破生活的艱難,開始從事高週波嬰兒尿褲的生產。之後透過介紹,做過瓶蓋內面的白色墊片,連著三年種菊花、手工塑膠花、串珊瑚珠子,連外銷的猴子爬樹也在副業之列。之後的手拉胚陶藝,更是藝術氛圍鮮明的精舍一景。

數十種工作的波折經歷圖,是靜思精舍扮演慈濟後盾的完全承擔史。從六○年代進入九○年代,「手工」的精神,邁向新的範疇。創立於一九九三年的「靜思人文志業股份有限公司」(前名「靜思文化公司」),成為自力更生的現代耕耘模式。

在證嚴法師淨化人心的理念下,靜思人文志業股份有限公司所發行的圖書、影音光碟以及環保產品等,透過靜思書軒門市,以營運所得維繫精舍生活。

靜思精舍是慈濟發展的源頭,也是全球慈濟人心靈的故鄉,五十年來,自力更生清規不變,生活用度不僅沒有一分一毫來自慈濟會員的捐款,反而提供飲食、住宿接待全球慈濟人。證嚴法師認為,慈善、濟貧屬於生活層面的救助,然而人心淨化、精神滋養,必須仰賴人文的力量。從縫嬰兒鞋的手,到靜思書軒內種種化人文美善於產品中的手,手手相連五十年,牽繫著證嚴法師「自力更生」最初的一念。

「供養」的深義


為了堅持自力更生,從最早師徒六人借住木屋,到現今的靜思精舍,前後嘗試了數十種工作,維持傳統的佛教叢林,都是接受善信居士的供養來維持,然而證嚴法師自出家即發願,不趕經懺、不收弟子、不受供養。自力更生的心志與作為,一直少人理解。「數十年來,我在滾滾紅塵中,有誰能了解?總是有著孤單之感。」

孤單感並沒有軟化證嚴法師的堅持,他確信出家人能在入世行菩薩道的同時,出世自食其力。就如唐代百丈禪師在他建立的叢林,倡導「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修行生活。

為了堅持自力更生,從最早師徒六人借住木屋,到現今的靜思精舍,前後嘗試了數十種工作,維持對於供養,證嚴法師別有見地:「雖然我都說我不接受供養,其實在精神上、人力上,慈濟人無所求地付出再付出,做我想做的事,這不就是對我的供養嗎?」證嚴法師進一步解析供養有兩種:「一種是以物質供養『生命』,另一種是以心力供養『慧命』。慈濟志業是一個慧命,大家為這個慧命盡力,就是用『行為』來供養我,給我精神力量,所以我也是接受供養。」

摘錄自《行願半世紀:證嚴法師與慈濟》

閱讀全文: 行願半世紀

簡樸生活

發現精舍簡樸之美


靜思精舍的環保理念,源自於對天地的敬愛、對萬物的疼惜。一個對萬物眾生有疼惜之心的人,自然而然的就會發揮愛護的本性,而發自內心表現於外的行為,也就會很純真很自然,不是虛應。環保生活之於常住二眾,如同那日升月落、潮來潮往般的自然與規律,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靜思精舍德林師父騎著三輪車。
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人一旦習於奢華的生活方式後,要再歸返簡樸生活,確實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回想,在踏入精舍擔任職工之前,因為自己體質關係,實在擔心夏天「沒有冷氣」這件事。是啊!不吹冷氣可以節省一半的電能,也會大大降低空氣的污染,上人多年來鼓勵人民節能減碳、雙手做環保,除了因為維護機器的緣故,設有空調設備外,其他空間沒有冷氣,是可以想見的。雖然每個人都知道做環保的重要,但還不曾聽過哪家公司行號,為了提倡節能減碳,而真的不使用冷氣機,但在精舍,我是真的遇上了。「原來做環保不是說說而已!」我內心獨自 OS 著。
風扇帶動精舍空氣的流通,消暑許多。

回歸自然的生活


現在,夏天已過三分之一,在沒有冷氣的辦公空間,看著座位上頭的大風扇轉動不停,我才意識到自己好像逐漸適應了這樣的氣息與步調。

每天早上從停車場步行到精舍,短短的幾分鐘路程走來滿頭大汗,在辦公室跑上跑下汗流浹背時,也只靠風扇或是自然微風帶來一些清涼。

想起過去十幾年的在其他職場的辦公環境,假如沒有特別安排健身運動,那一整天可能就連一滴汗都沒冒過,就真的成了「冷房裡的小花」,那面臨氣候不斷變遷時,自己的身體是否能夠適應外界氣溫的變化呢?心裡起了一個大問號。

反觀現在偶爾流流汗,有機會促進身體的新陳代謝,其實是有益於身體的鍛鍊。至於黏答答的汗水,就隨身攜帶一條毛巾或手帕,洗把臉,擦擦就好了!不過,離開了冷氣房之後,原本煩人的乾眼症,情況也明顯的好了起來。心想,如果回歸自然的生活方式,可以治癒科技帶來的後遺症,不也挺好的!

沒有空調的會議室,有清涼的微風由窗外拂來。

「節能」在日常中


工作休息時,有機會也常到處看看人看看物,總覺得能發現很多新奇的事物。而靜思精舍的樸實之美,不僅在於建築風格上,也呈現在質樸的人文氣息之中,不時地散發出來,這是我來到精舍的第一個印象。

精舍齋堂外,兩棟樓之間的中庭搭有帆布,那是臨時搭設用來遮陽或擋雨的,只是遇到雨勢較大的那幾天便會有雨水積聚在帆布上,無法順利的排到地面上,雖然沒有即刻造成問題,但危險卻隱憂存在著。某天,發現一位師兄正拿著桿子吊著椅子在帆布下方推擠來推擠去,一開始是被會飛的椅子嚇一跳,後來仔細一看,原來師兄是利用椅子,試圖將帆布上的積水推移到另外一邊,然後利用虹吸原理將帆布上的積水經由水管慢慢的引導排出,只是這些引出來的雨水,不是直接排掉,而是收集在一個個的水桶裡,等著再利用。這樣的場景映在心裡,只有「感動」二字,看大家做起環保如同呼吸般的那樣自然、不加思索,原來「節能」在精舍不是口號,而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分。

利用椅子,試圖將帆布上的積水推移到另外一邊。

「惜福」在舉手投足間


好的事物,很容易產生效應,當一個人身在簡樸生活的環境久了,習性就會不自覺地,自然而然的跟著起了變化。某天,因為朋友家裡來了一群客人,邀我過去幫她做些料理,我便欣然答應,當天,兩人各有所司的專心處理食材,只是廚房裡的事情一忙起來,可是誰也沒有空理誰的,但不知為何朋友卻一直打量著我手邊的食材,然後邊切菜的她,淡淡的說:「在精舍待過的人就是這樣!」我聽了有點摸不著頭緒,後來朋友補了一句:「你蒐集那些菜葉、邊角料是要拿來再利用的,對吧!」這時,我才回過神來看看自己正在進行的動作。原來,自己不知不覺地跟著惜福起來了。
左:鍋具齊出籠,羅列陽光下做紫外線消毒。
右上:挑過的桔皮,自製天然清潔劑。
右下:使用過的水,儲蓄起來一起澆花。
木屑及樹葉,做成堆肥,不浪費。
內容來源:《靜思人文》林聖玉師姊撰稿。

閱讀全文: 簡樸生活

回家

回家

靜思精舍是永遠的家

只要找對路,不要怕路遙遠,認定了家的方向,就要常回家。

天氣微雨,從台北搭乘火車前往花蓮心靈的故鄉 。熟悉的路途風景,勾起的是花蓮讀書時的回憶:每每上了火車,引頸期待,就是要見到靜思精舍。見到了,才有回家的踏實感。當要離去歸北時,總要從火車上望向一眼,除了不捨之感,似乎也在提醒著自己要再回來,別忘記家的模樣。

排了休假,回到靜思精舍當志工,儘管建築已與半年前不太相同,但相同的是法親家人們的溫暖迎接、常住師父們不停工作的熟悉身影,與自己一顆安定踏實的歡喜心。


藉事鍊心,隨處養心

小小的動作,重覆做、用心做,也就是修行養心。

先抵達淨皂廠,協助清理淨皂上多餘的邊角皂屑。在清理的過程中,一面觀察著常住師父們是如何把清理好的淨皂,再經過秤重、包裝、壓模封口等手續,環境充斥著機器聲、外面的鳥鳴聲等總總聲響,但師父們依舊以清淨、禪定的心完成手邊的工作,這才有我們在靜思書軒所看到的淨皂。在每一塊淨皂上壓著「淨斯」二字─「清淨於斯」,代表每一塊皂無染環境外,更蘊含師父們的用心與祝福。在清理皂屑時,原本浮動的心,也同時被清淨,能夠專注當下,去體會師父們如何在動靜中修行。


清理皂屑時,雖然一直重複著同樣的動作,卻是訓練自己將浮動的心念轉為清淨的過程。

「多少汗水砌成一到牆,多少苦心聚成一個家」,每次回到精舍,看著常住師父們不停工作,但依舊歡喜的與我們分享法,這兩句詞就體會更深。在挑菜區,將海帶打結並剪成好入口的長度,不停重覆,從小小的動作學著用心、細心、同理心,想著家人們用餐時,是否好入口,是否便於咀嚼,更仔細地處理著海帶,要與每一位法親家人結法髓緣。


以身教傳承

常住師父們無時無刻用言行傳承靜思家風。

之後,與師父一起將一車罐裝粗鹽推至地下室,聽師父們討論著將粗鹽罐放置何處,讓大家方便取用外,也考量節約電力,避免花費一盞燈的費用。常住師父們的一言一行,無時無刻都在傳承著「克己、克勤、克儉、克難」的精神,每跟著常住師父一起完成一個工作,心疼卻更敬佩師父們要擔起天下米籮的勇氣,也愈累積自己「承擔力」,默默對自己說:「要更承擔,要一起守護我們心靈的家」。


拔草除惡習

野草就如小習氣,要立即除,除乾淨。

相同的地點,一樣的出坡工作,三年之後變得更有耐力的去完成, 這樣的轉變應該是深入慈濟的因緣。

次日,上完早課後,與常住師父一起出坡,要清理大水溝的雜草,讓我想起大四時,最後一次在精舍的志工活動,一模一樣的工作內容,卻有和當時不同的心情。大四那年,對於除草只覺得無趣,再加上天氣炎熱,面對滿地野草,感到非常煩躁,我完完全全提不起勁去拔草。三年後,一樣的情景,我忍不住莞爾一笑,當初沒有完成的工作,今日又回來了,有機會好好地完成,必定得好好把握此因緣。一邊拔草,邊聽著師父播放上人的靜思晨語,偶爾抬頭,望向巍峨的中央山脈,突然覺得自己的心量也變的開闊,偶爾碰到難以除去的雜草,也能一次次的慢慢鬆土,耐心的除去它們,大四的我應該沒想到現在的自己,會因為深入慈濟而有這樣的轉變吧!

除草的過程中,發現有些樹木被纏繞著「小花蔓澤蘭」,這種植物會包圍樹木,使之失去與陽光的接觸,無法行光合作用後,邁向死去一途,因此被稱為「綠色癌症」,且小花蔓澤蘭生長力強,只要有任何一個枝節接觸到泥土,它就能生長下去。這種植物讓我想起靜思語中「大錯誤容易反省,小習氣不易去除」這句話,每當自己懈怠時,就如小花蔓澤蘭的枝節碰到泥土,習氣就有機可趁,業力也可能隨之而來。若是長久沉溺於自己習氣中,就無法讓清淨本性行善的光合作用了,時時刻刻記得此時除草的感悟,銘記在心,也盡力做到。



兩天短暫的「回家」,除了好好地休息充電,忘卻生活中人事的煩憂,精舍生活作息補充了善的能量與承擔的勇氣,更了解師父們「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靜思家風。在精舍的記憶,永遠都有一幕是常住師父們和藹的笑容,還有不停做事的身影,這些記憶會一直在我的心中,這是家的景色,也是支持自己的勇氣來源,再次搭上歸北的火車,依舊要從車窗望向心靈的故鄉,這次以踏實堅強的步伐,帶著這兩日的法喜,回到台北,繼續「做中學,學中覺」。

內容來源:靜思書軒喜來登店 彭淑惠師姐 撰文

佛心相印想師豆

佛心相印想師豆


精舍小木屋門口前也有一棵相思樹,令人想起上人的孩童時期。

小木屋前覓相思

一眼望去小木屋,雖不識相思樹,卻隱約感覺門前那棵便是

花蓮驟雨過後的幾天,我記起師父說過在精舍小木屋附近有相思樹,只是相思樹是高是矮,粗壯還是嬌細,實在沒什麼概念,但師父的話仍牽引著我的步履來到了小木屋前,「啊,小木屋外植物翠綠叢生,這下怎知道哪一棵是相思樹啊?」刪去一些認識的植物後,我站在小木屋門前,靜靜端看頭頂上高約 6-7 公尺的不明樹木,或許就是。

靜下心,看到眼前真實景象


人生的溫暖,就是當你有需要的時候,有人在旁邊幫你一把。徘徊樹下一會兒了,突然身後有道稚氣的聲音冒出:「那是相思樹!」

我欣喜回頭,眼前是一位就讀慈小的妹妹,我接著問怎麼確定是相思樹呢?她粉紅的小臉帶著酒窩,甜甜地雀躍地說:「因為師父都會來撿相思豆回去裝飾啊!」

這下子,這棵應該就是相思樹無誤了。說來也奇怪,一知道是相思樹後,怎麼一下子就看到樹頂掛著好幾片的豆莢呢,或許人就是要靜下心來了,才能找到心裡想找的,也才能看得到眼前真實的景象。

心形的「想師豆」,質地堅硬,色澤紅艷,歷久不褪,豆兒雖小,但含意卻甚大。

見相思憶孩童玩趣

樹下的孩童生活景象永存心中,是上人對家鄉的懷念

望著小木屋門前的相思樹,不禁想起上人孩童時期與相思樹的情誼。上人說過在小時候,家門口有棵高大的相思樹。每當放學後,常與小伙伴們在樹蔭下玩耍,有笑鬧聲,也還有許多老人家辛勤地捆紮柴薪。這樣充滿童趣與溫馨的景象,即使在上人長大後離開故鄉,卻仍一直縈繞腦海,不曾忘懷。而我站在小木屋前,卻似乎看到了上人小時候在相思樹下嬉戲的這一幕,也更能體會蘊藏在相思豆內的那股懷念之情。

心形的「想師豆」,質地堅硬,色澤紅艷,歷久不褪,豆兒雖小,但含意卻甚大。

相思不如多想師

將永恆不渝的相思之情化為慈濟人的長情大愛

後來大概是 1987 年之際,有位年輕人知道上人喜歡相思樹,便送兩顆相思豆來,還告訴上人,相思豆代表相思,若有兩人彼此想念,相思豆就會跳動。上人將相思豆放在小抽屜裏,每當拉開抽屜,就會看到相思豆,但卻不曾見過相思豆跳動。上人因此笑說,可能自己待人平等,並無特別想念的人,所以相思豆才不會跳。

1997 年左右,印尼慈濟人得知上人喜歡相思豆,也送來三大瓶。適巧當時來花蓮參加亞澳靜思營的海外慈濟人,即將圓緣賦歸,上人遂送大家相思豆,而在一旁的視聽組黃晴雯師姊聞言,即取其諧音,說是「想師豆」。後來,上人認為此名更好,日後再送人時,也就都說是「想師豆」了。

想想那相思豆的色澤晶瑩鮮紅,永不褪色,其型頗似心形,又仔細看看,發現紅色是由邊緣向內逐步加深,而最裏面又有一個心形曲線圍住那特別深紅的部份,像是大心套小心,猶如上人的佛心相印於弟子的多用心;而其質地堅硬,色澤紅艷,歷久不褪,一般人常用為象徵永恆不渝的愛情,但在慈濟世界裡,更象徵大家永恆的愛,一直都在。

左:「想師包」上串著兩顆「想師豆」,時時刻刻伴著弟子心語。
右:早年師兄師姊結緣的小瓶子,裡面放了相思豆和一些裝飾品。

海外孺慕 寄情紅豆

〈想師豆〉旋律輕柔動人心弦,安撫著海外慈濟人渴見上人心

歷年來,每當營隊圓緣時,上人贈與串著「想師豆」的千年想師包等結緣品,或於委員受證典禮中,別上受證胸花時,現場響起這首輕柔旋律的〈想師豆〉「上人送我紅豆兩粒,感恩之情油然而起,紅豆雖小,含意卻大…幸有紅豆兩粒,和我時常心語,務把想師之情,點滴溶進慈濟。」當下,總會聽到任由音樂也壓抑不了的啜泣聲,那是因為孺慕之情的油然而生。

〈想師豆〉,大約是在 90 年代初期由莊奴老師作詞,王建勳老師作曲,深刻地表達出海外慈濟人對上人的思念之情的一首曲目。因為在海外做慈濟不比在臺灣方便,也不容易跟上人接近,可是大家好像上人就在旁邊一樣,那種愛上人、愛慈濟,而渴望多親近上人一點點的心情,便只能寄於紅豆,將想師之情化為做慈濟的力量。世間父母對小孩的好,小孩雖小但內心清楚;而上人對待弟子,是弟子亦是孩子,心同父母,也因為這樣,每個人想到感動處時,總是不由自主的哽咽。

佛心師志齊承擔

想師豆是上人對弟子的祝福,同時也在每人心中埋下一顆「為佛教、為眾生」的種子

知道〈想師豆〉的寫作插曲,也才體會到為什麼「想師豆」是兩粒,而不是一粒或三粒。在當時,莊奴老師寫好詞後拿去讀給上人聽,但卻沒想到歌詞的第一句「上人給我紅豆一粒」就被「糾正」了;上人對他說:「我給你的是兩粒」,原本莊奴老師寫「一」是表達無限祝福之意,但上人卻提醒他要更用心,「二」應是「人與我同在」的意思,也更提醒了大家「不能只想著自己,而是時時刻刻要想到他人」的慈濟精神。

「想師豆」除了是上人給予我們的深深祝福之外,同時也叮嚀著身為弟子要多多體會師父的教誨,謹記上人對眾生、對社會、「為佛教、為眾生」的弘願,一起肩起佛陀精神與承擔一切利益眾生的志業,多多發揮自己的常才,繼續接引更多的人間菩薩。

再望望小木屋前相思樹上青綠的豆莢,不知道何時會成熟迸裂,成為灑落一地的火紅「想師豆」,然後,隨著時間、空間、人的因緣輾轉,小小的紅豆兩顆,也許下一次就在您手中;然後輕輕地,在每個人心中埋下了一顆名為「為佛教、為眾生」的種子。

左:「想師包」上串著兩顆「想師豆」,時時刻刻伴著弟子心語。
右:早年師兄師姊結緣的小瓶子,裡面放了相思豆和一些裝飾品。

閱讀全文: 佛心相印想師豆

精舍的第一支電話

精舍的第一支電話


早期靜思精舍德慈師父與慈濟志工探視照顧戶,由於山區小路車輛無法進入,一行人只能以步行的方式到照顧戶家。

花蓮到臺東,距離一百六十幾公里,黃玉女每有新訪視個案,均會將資料填妥寄往靜思精舍;證嚴上人接信後即會前往臺東,一行人搭著摩托車進行訪視。

從寄信出去到上人前來,前後大約三天,黃玉女總覺書信連繫,時效上有點不盡人意。此後,黃玉女家裏裝了電話,為求方便,她請求證嚴上人:「師父,您們那邊也申請電話啦!這樣我不用寫信,打電話比較方便。」

「會啦!會啦!慢一點,慢一點……」法師,徐徐地回應黃玉女請求。

過了段時日,黃玉女見毫無動靜,再次催促上人撥出一點濟貧基金裝設電話。這下,上人嚴謹地回說:「雖然是為了會務,但常住也難免需要使用電話,若從濟貧的善款裡撥出經費,不就公私不分了?」

黃玉女不知,證嚴上人與常住眾們,在克難環境中有一餐沒一餐地自力更生,苦撐著日子遍行救濟工作,但生活支出與功德會完全分開,根本沒有多餘錢兩可裝設電話。

早年未設電話,皆以書信與外界往來。
台東資深慈濟人黃玉女(靜觀)師姊。
美國資深慈濟人鄭柏(慧樑)師兄、李實先(宏先)師姐。

裝設電話的因緣


而靜思精舍四周一片田野,進入其中的路,兩旁均是甘蔗田,小到只容一輛車通行。法師或常住師父們要打電話,常得騎腳踏車到對面康樂村去打公用電話;有人打電話來,雜貨店老闆就會過來通知,他們再快快踩著腳踏車去接聽,無論白天或晚上、刮風或下雨;而委員們若遇有急事報告,就得搭計程車急急地趕來,時間與金錢均花費不少。

不便利的通訊,身處臺東的鄭柏,與多在臺北參與老大姊等人訪貧的李實先,很能體會。他們見師父們生活艱苦,不但為靜思精舍包來嬰兒紙尿褲的高週波加工,更發心為靜思精舍裝設電話。

證嚴上人說:「那個時候我們這一帶都沒有電話線的,要一隻電話要重新拉線、電線桿等等…計算起來要七萬塊,是他(鄭柏)一年半的薪水,我不肯,不要讓他花這一筆錢…」。

在被上人回絕後,鄭柏深知,發願自力更生的法師,必當不會接受電話的裝設;他左思右想,心生一計,再對上人說:「若裝電話,我就戒煙,把錢省下來。」

因為這一招,應了上人的慈悲心懷,為了弟子健康著想,只好點頭說:「藉這件事讓你戒煙也好!」

早期需步行往返靜思精舍,不便利的通訊,促使慈濟人發心裝設靜舍的第一支電話。

你落難,去去救


要在一片荒野中裝設電話,線路得從大馬路那兒拉過來,還得架設幾根電線桿,費用甚為昂貴,電信局預估約需七萬多元,連鄭柏也嚇壞了。但他和李實先仍決定想辦法籌錢,與德慈師父起了個會,藉著鄭柏職務之便,在很短的時間內把電話裝好。

只見,從大馬路入口靜思精舍的小路上,幾根以整棵樹幹截成的圓木頭,矗立在田邊、菜園裏,頂端繫著的線路,傳遞著自四方而來的訊息,亦連繫著靜思精舍與外界貧病者的生命與生活。

電話裝設完成,第一通電話由證嚴上人親自打進來。電話號碼是「二六六七七九」,法師說,這號碼的諧音,有如「你落難,去去救(臺語)」,身為慈濟功德會之本會的靜思精舍,有了這支電話,即可多多去救救人、幫助人……

德慈師父及李實先師姊與精舍的第一支電線桿合影。
內容來源:《慈濟人文志業中心中文期刊部》邱淑絹師姊撰文。

閱讀全文: 精舍的第一支電話

知客室

愛的接引站

知悉來意,接待來客

用心迎接每個人,細心體察每顆心。

在大學時,每次回到靜思精舍,無論是舉辦活動,或承擔福田志工,需要用餐或安單,都會先到知客室向常住師父詢問。當有所疑惑或需要協助時,也會第一時間想到「知客室」去尋求幫助。那時候,知客室對我來說是回精舍必到的地方,但對於「知客室」,仍是一知半解的,連正確的用字也不清楚,一直認為是「諮客室」,心中也一直抱有疑惑,究竟要諮詢來客什麼問題呢?

直到常住師父帶著導覽,細說著靜思精舍中一花一樹,一角一隅,用動人的點滴分享著精舍的生活與過往,這才了解「知客室」是接待來客之處,知悉客人的來意,不是要諮問客人問題,是要解決來客們的問題。第一次單獨踏進知客室,總記得常住師父們親切地招呼,還端出熱茶與點心招待,我因不好意思而遲遲未用,常住師父對我輕聲地說:「這個莓果乾很好吃,但是拆封後,若不快食用,就怕受潮了,孩子!快幫忙惜福。」,一面嚐著點心,心中暖暖的,一面感恩師父的細心覺察,還特地用「惜福」,讓我這個孩子安心地品嚐點心。

猶記將要畢業時,與慈青學長一同回到精舍,偶然到知客室,常住師父望著我,聊及一位畢業學長的現況後,突然話題回到我身上,當師父得知我就讀的系所時,師父只輕聲地說:「要快長大,回來幫上人。」,其實當時的我,對於未來是徬徨的,是疑惑的,心中一震卻也思緒雜亂,到底是何處讓師父覺察到我的心境?只回以師父淡淡的一笑,卻不敢有任何的回應的話語。常住師父慈悲的回以一笑,但師父的這一句祝福,卻深藏在我的心中,至今不曾忘卻。


黑暗轉光明,化礙為感恩

一句溫暖人心的話語,化開心中的阻礙,轉為前進的動力。

在工作約兩年後,因勤務而有因緣回到精舍,那時因為工作人事的煩憂,心境不寧,連身旁的法親都說我的笑容都帶著一絲的愁霧,回到靜思精舍那股熟悉又溫暖的感覺,才讓我稍稍的放鬆放下了些。特地去找熟悉的常住師父,原只想和師父報告會在精舍待幾日,卻沒料到,一聲師父才叫出口,眼淚如雨點般不停落下,像個嬰孩不停哭泣,師父只是把我拉到一旁坐下,待我情緒稍平復,師父即言:「就知道你不是為了勤務回來,是要來找我。」

雖為知「客」室,但師父待客如家人的氛圍,令人備覺親切又和樂融融!

那時的我,真的就像是一個迷路許久的孩子,終於找到親人般的安心,大略地傾訴近況,師父靜靜地聽,回應我寥寥幾句,便應中我未說出口的心聲,「要感恩這些給你考驗的人,當你走過去,再回頭看,有這些考驗你才有所成長,薰法香要薰進心裡,法才有入心」,師父簡單的數句,讓我擦去淚水,也拭去笑容裡的烏雲。

由於淚雨剛剛洩洪完畢,整個臉蛋紅通通,為免尷尬,我仍用紙張略遮著臉,走在文化走廊,卻遇到德安師父,師父一邊忙著手邊事情,一邊凝望我一會,便對我說:「黑暗轉光明了!(臺語)」,聽到這句話,我笑開了,從內到外真心地溫暖著。「當心裡過不去的時候,別忘了回到靜思精舍,回到家裡來,給我們呼呼、惜惜耶!」,感恩常住師父們的關懷,也欽佩師父們的「知客」,知悉來客的用意,師父們總是見微知著地招待著每一位到靜思精舍的來客,陪伴著每一位終於回家的遊子們,期許自己下一次返家是和師父分享自己成長的喜悅,也勉勵著自己能學習師父們那一顆柔軟、體貼的同理心。


內容來源:彭淑惠師姐 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