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舍的第一支電話

花蓮到臺東,距離一百六十幾公里,黃玉女每有新訪視個案,均會將資料填妥寄往靜思精舍;證嚴法師接信後即會前往臺東,一行人搭著摩托車進行訪視。

從寄信出去到法師前來,前後大約三天,黃玉女總覺書信連繫,時效上有點不盡人意。此後,黃玉女家裏裝了電話,為求方便,她請求證嚴法師:「師父,您們那邊也申請電話啦!這樣我不用寫信,打電話比較方便。」

「會啦!會啦!慢一點,慢一點……」法師,徐徐地回應黃玉女請求。

過了段時日,黃玉女見毫無動靜,再次催促法師撥出一點濟貧基金裝設電話。這下,法師嚴謹地回說:「雖然是為了會務,但常住也難免需要使用電話,若從濟貧的善款裡撥出經費,不就公私不分了?」

黃玉女不知,證嚴法師與常住眾們,在克難環境中有一餐沒一餐地自力更生,苦撐著日子遍行救濟工作,但生活支出與功德會完全分開,根本沒有多餘錢兩可裝設電話。

早期靜思精舍德慈師父與慈濟志工探視照顧戶,由於山區小路車輛無法進入,一行人只能以步行的方式到照顧戶家。

早年未設電話,皆以書信與外界往來

台東資深慈濟人黃玉女(靜觀)師姊

美國資深慈濟人鄭柏(慧樑)師兄

而靜思精舍四周一片田野,進入其中的路,兩旁均是甘蔗田,小到只容一輛車通行。法師或常住師父們要打電話,常得騎腳踏車到對面康樂村去打公用電話;有人打電話來,雜貨店老闆就會過來通知,他們再快快踩著腳踏車去接聽,無論白天或晚上、刮風或下雨;而委員們若遇有急事報告,就得搭計程車急急地趕來,時間與金錢均花費不少。

不便利的通訊,身處臺東的鄭柏,與多在臺北參與老大姊等人訪貧的李實先,很能體會。他們見師父們生活艱苦,不但為靜思精舍包來嬰兒紙尿褲的高週波加工,更發心為靜思精舍裝設電話。

鄭柏深知,發願自力更生的法師,必當不會接受電話的裝設;他左思右想,心生一計,便對法師說:「若裝電話,我就戒煙,把錢省下來。」

這招,應了法師的慈悲心懷,為弟子健康著想,只好點頭說:「藉這件事讓你戒煙也好!」

早期需步行往返靜思精舍,不便利的通訊,促使慈濟人發心裝設靜舍的第一支電話。

要在一片荒野中裝設電話,線路得從大馬路那兒拉過來,還得架設幾根電線桿,費用甚為昂貴,電信局預估約需七萬多元,連鄭柏也嚇壞了。但他和李實先仍決定想辦法籌錢,與德慈師父起了個會,藉著鄭柏職務之便,在很短的時間內把電話裝好。

只見,從大馬路入口靜思精舍的小路上,幾根以整棵樹幹截成的圓木頭,矗立在田邊、菜園裏,頂端繫著的線路,傳遞著自四方而來的訊息,亦連繫著靜思精舍與外界貧病者的生命與生活。

電話裝設完成,第一通電話由證嚴法師親自打進來。電話號碼是「二六六七七九」,法師說,這號碼的諧音,有如「你落難,去去救(臺語)」,身為慈濟功德會之本會的靜思精舍,有了這支電話,即可多多去救救人、幫助人……

內容來源:《慈濟人文志業中心中文期刊部》邱淑絹師姊撰文。

訂閱電子報

證嚴上人靜思語

  • 人生無法掌握生命的長度,
    卻能自我拓寬生命寬度與厚度。 2003年2月23日志工早會
  • 小愛充滿煩惱,
    大愛輕安自在。 2002年9月16日臺東委員慈誠聯誼
  • 空過一天,
    不如實用一秒。 1988年10月2日晨語
  • 無欲無求、少煩少惱,
    就容易打開心門、擁有智慧。 2004年8月5日協力組隊精進
  • 不因他人辱罵而生氣,受人誇讚而高興,
    叫做「平常心」。 1996年12月5日晨語
test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