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接引站

知悉來意,接待來客

用心迎接每個人,細心體察每顆心。

在大學時,每次回到靜思精舍,無論是舉辦活動,或承擔福田志工,需要用餐或安單,都會先到知客室向常住師父詢問。當有所疑惑或需要協助時,也會第一時間想到「知客室」去尋求幫助。那時候,知客室對我來說是回精舍必到的地方,但對於「知客室」,仍是一知半解的,連正確的用字也不清楚,一直認為是「諮客室」,心中也一直抱有疑惑,究竟要諮詢來客什麼問題呢?

直到常住師父帶著導覽,細說著靜思精舍中一花一樹,一角一隅,用動人的點滴分享著精舍的生活與過往,這才了解「知客室」是接待來客之處,知悉客人的來意,不是要諮問客人問題,是要解決來客們的問題。第一次單獨踏進知客室,總記得常住師父們親切地招呼,還端出熱茶與點心招待,我因不好意思而遲遲未用,常住師父對我輕聲地說:「這個莓果乾很好吃,但是拆封後,若不快食用,就怕受潮了,孩子!快幫忙惜福。」,一面嚐著點心,心中暖暖的,一面感恩師父的細心覺察,還特地用「惜福」,讓我這個孩子安心地品嚐點心。

猶記將要畢業時,與慈青學長一同回到精舍,偶然到知客室,常住師父望著我,聊及一位畢業學長的現況後,突然話題回到我身上,當師父得知我就讀的系所時,師父只輕聲地說:「要快長大,回來幫上人。」,其實當時的我,對於未來是徬徨的,是疑惑的,心中一震卻也思緒雜亂,到底是何處讓師父覺察到我的心境?只回以師父淡淡的一笑,卻不敢有任何的回應的話語。常住師父慈悲的回以一笑,但師父的這一句祝福,卻深藏在我的心中,至今不曾忘卻。


黑暗轉光明,化礙為感恩

一句溫暖人心的話語,化開心中的阻礙,轉為前進的動力。

在工作約兩年後,因勤務而有因緣回到精舍,那時因為工作人事的煩憂,心境不寧,連身旁的法親都說我的笑容都帶著一絲的愁霧,回到靜思精舍那股熟悉又溫暖的感覺,才讓我稍稍的放鬆放下了些。特地去找熟悉的常住師父,原只想和師父報告會在精舍待幾日,卻沒料到,一聲師父才叫出口,眼淚如雨點般不停落下,像個嬰孩不停哭泣,師父只是把我拉到一旁坐下,待我情緒稍平復,師父即言:「就知道你不是為了勤務回來,是要來找我。」

雖為知「客」室,但師父待客如家人的氛圍,令人備覺親切又和樂融融!

那時的我,真的就像是一個迷路許久的孩子,終於找到親人般的安心,大略地傾訴近況,師父靜靜地聽,回應我寥寥幾句,便應中我未說出口的心聲,「要感恩這些給你考驗的人,當你走過去,再回頭看,有這些考驗你才有所成長,薰法香要薰進心裡,法才有入心」,師父簡單的數句,讓我擦去淚水,也拭去笑容裡的烏雲。

由於淚雨剛剛洩洪完畢,整個臉蛋紅通通,為免尷尬,我仍用紙張略遮著臉,走在文化走廊,卻遇到德安師父,師父一邊忙著手邊事情,一邊凝望我一會,便對我說:「黑暗轉光明了!(臺語)」,聽到這句話,我笑開了,從內到外真心地溫暖著。「當心裡過不去的時候,別忘了回到靜思精舍,回到家裡來,給我們呼呼、惜惜耶!」,感恩常住師父們的關懷,也欽佩師父們的「知客」,知悉來客的用意,師父們總是見微知著地招待著每一位到靜思精舍的來客,陪伴著每一位終於回家的遊子們,期許自己下一次返家是和師父分享自己成長的喜悅,也勉勵著自己能學習師父們那一顆柔軟、體貼的同理心。


內容來源:彭淑惠師姐 撰文

訂閱電子報

證嚴上人靜思語

  • 人生無法掌握生命的長度,
    卻能自我拓寬生命寬度與厚度。 2003年2月23日志工早會
  • 小愛充滿煩惱,
    大愛輕安自在。 2002年9月16日臺東委員慈誠聯誼
  • 空過一天,
    不如實用一秒。 1988年10月2日晨語
  • 無欲無求、少煩少惱,
    就容易打開心門、擁有智慧。 2004年8月5日協力組隊精進
  • 不因他人辱罵而生氣,受人誇讚而高興,
    叫做「平常心」。 1996年12月5日晨語
test
test